第二章:符号过程、不完整符号

意义不在场才需要符号

一个符号过程发生的前提是需要解释出来的意义不在场或不充分在场。之所以需要符号,是因为缺少相关意义,因此可以说符号越多,就越暴露意义之缺乏(“无神迹才是信仰确立的地方”);反过来,意义一旦被解释出来,符号的必要性就被取消。符号过程是一个待在(becoming),一旦意义实现,符号过程结束了。

符号必有意义

任何符号必有意义,否则解释就失去了最根本的动力(尽管解释活动甚至不一定能达到一个“有效解释”)。符号过程的最基本动力是“意义在场”和“意义不在场”的张力:意义尚未解释出来(不在场),又必定能解释出来(最终在场);

任何解释都是解释

一个符号过程涉及三种不同的意义:意图意义(发送者)→文本意义(符号信息)→解释意义(接收者)。应当注意到:

  • 这三个意义经常是不一致的,欲使它们保持一致,通常需要特殊的文化安排
  • 符号过程有一个时空跨度,这使得三个意义并非同时在场
  • 一个符号过程在某一时刻只能暂驻于某一个意义,后一个会替代/取消前一个:
    • 文本意义如果体现了意图意义,则意图意义不再必要;如果文本意义没能体现意图意义,则意图意义成了一厢情愿
    • 而又文本意义得到解释意义后,文本不再有存在的必要

考虑到解释意义是过程的最后一环,那么一个解释活动无论最后达成了什么效果(包括“不理解”)、得出了何种意义,这个意义都是合格的。因此可以说“任何解释都是解释”。

不完整符号

上节所述的三个环节没有一个是不可或缺的,事实上绝大部分存在的符号并没完整经历过上述过程,这样的符号叫做不完整符号

信号

信号是一种不完整符号,它不需要接收者的解释努力,其特点是:

  • 是一个有符号载体的意义发送
  • 不要求解释,但要求接收者反应(或者说需要一个固定的解释)

作为符号的信号的传送过程包括:(发送者/意图意义)→符号载体/信息意义→(接收者/解释意义)→反应

无发送符号

无发送符号是一种不完整符号,其过程是:(发送者/意图意义)←符号载体/文本意义←接收者/解释意义,可见其特点是:

  • 可能没有发送者/意图意义
  • 表意过程倒流

典型的无发送符号是自然符号,例如各种被视为“神意”、“天意”的自然现象,它们的发送意图完全靠人类重建;另一个例子是文学上“移情”的手法;文学理论上也有倾向于把作品视为无发送符号、要求读者自行推导出一个“隐含作者”这一虚拟人格的学派(“文本诞生时,作者就死亡”)。

潜在符号

潜在符号是一种不完整符号,其过程是:发送者/意图意义→符号载体/信息意义→(接收者/解释意义)。其特点是:

  • 由人生产出来的专门用来表意的符号
  • 但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被接收

例如无人街道上的信号灯、未发表的文章。事实上绝大多数符号都是潜在符号,反而显现的符号才是特例。

自我符号

当符号的发送者和接收者是同一个主体,这样的符号称为自我符号。自我符号不是纯粹的个人的表意活动,我通过被符号解释对象化的我来理解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