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符号的构成

符号载体与空符号

  • 符号需要一个“感知”来作为其载体(注意,感知本身并不是符号),“符号的载体”常常也简称为“符号”。
  • 符号可以不是物质,而是物质的缺失,因为缺失也可以被感知(休止符、空白、无语、无回复等)。这样的符号称为空符号。一个空符号要表意,必须有一个背景,因为它是应该有物时的无物

综上,符号不是物本身,只是各种相关感知的寄宿地。符号学研究普通物,只要它们参与符号行为,但也只在它们参与的程度上(莫里斯)

物-符号

绝大部分符号是物质的,而物质是可以有特定的实用功能的。可以断言任何物都是一个物-符号双联体。任何物-符号双联体都停留在“是一个实用物”和“是一个符号”两个极端之间的某个位置,而这个位置是可以随着条件的变动而发生滑动的。

符号化与去符号化

符号化去符号化是令一个物-符号双联体的位置向两端中的某端滑动的过程。

  • 去符号化(或称“物化”):使一个符号载体失去意义,成为一个单纯的实用物。例如使用一本书擦屁股来完全否定其作为符号载体的价值
  • 符号化:增强一个符号载体的表意性。例如古代帝王让鼎不再是厨具,而是成为权力的象征。“符号化”本质上是一个赋予感知以意义的过程,经常称为再现(representation),其反面是呈现(presentation),例如一个杯子在无人参与时呈现其自身,并没有产生任何意义。但“呈现”是事物向意识展开的第一步

从历史规律来看,普遍的物的表意性随着文明的进程而增加,以至于当代社会来到“符号泛滥”的地步。这是因为“符号化”是人类对付经验的基本方式(而无意义的经验令人恐惧)。关于“符号化”,有一些其它结论:

  • 符号化过程与物本身的品质或类别关系不大,例如一个石头也可以变得意义重大
  • 符号化过程取决于人的解释,而这个“人”可以是“社会的人”,也可以是“个别的人”,且前者常常让位于后者(例如情人眼里出西施)。符号化的最终结果由个人意识与文化标准共同影响
  • 关于“如何进行符号化”,有各种学说,此处不列举

片面化

作为符号载体之物必须能被感知,但不必被全面感知,这称为片面化。例如看见来车意味着被冲撞的危险,而观察者在此情景下并不需要全面了解来车的品牌、性能、外观等,此时这些因素成为了噪音

片面化是符号化之必须。噪音必须被忽视,不然解释效率太低。符号在传送与解释的过程中片面化,最后只剩下与意义相关的品质,这是感知成为符号载体的保证。事实上,符号载体只是与接收相关的(被解释目的所控制的)可感知品质的临时的片面化集合

文本

一个符号很少独自出现(事实上完全孤立的符号不可能表意),而一般与其它符号形成组合。这样的组合作为一个合一的表意单元时,称为文本。文本,而不是单个符号,已成为符号学的基本分析单元。文本不是自在之物,而是接收者对接收到的符号组合进行文本化。文本化就是片面化的集合,接收者挑拣符号的各可感知方面,而且挑拣感知的成分。

关于文本的讨论会在后文详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