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符号修辞

二十世纪的符号学运动推动了修辞学从语言学转向符号学。

概念比喻

比喻往往被认为是语言的最本质特征,整个语言都是比喻累积而成。任何符号体系也一样,是符号比喻累积而成。概念比喻以文化为界。

概念比喻不是一种添加文采的技巧、一种想象力,而是根本性的思想范畴的研究。

符号明喻、隐喻、转喻、提喻及各种变体

  • 明喻:特点是直接的强迫性连接,不容解释者忽视其中的比喻关系
  • 隐喻:喻体和喻旨之间的连接比较模糊。明喻与隐喻的辨别在接收者的理解方式上
  • 转喻/提喻:类似指示符号与对象之间的关系
  • 倒喻:把喻旨放在喻体前。例如“芙蓉如面柳如眉”、电影中镜头先集中于恶犬、随后移向坏人。在没有线性顺序的文本中出现得比较多
  • 潜喻:A(如B,因此)有B1,中B1是B的一个延展的品质或行为。例如“拿开你的爪子!”
  • 曲喻:潜喻的进一步展开,A(如B,因此)有B1、B2、B3...很多传说和史诗情节都是曲喻式展开
  • 类推:A对C就相当于B对D,可以紧缩为A是C的B。类推实际上是所有比喻的预设语境,所有的比喻都是类推的缩写。例如“经理像狮子一般怒吼”是“经理对办公室人员,就像狮子对森林里的野兽一般怒吼”的缩写
  • 反喻:反逻辑的比喻,很难找到比喻像似点的比喻。在形式上是个明喻,因为它强迫接收者接收这个比喻

象征

象征是一种二度修辞格,是比喻理据性上升到一定程度的结果。象征的基础可以是任何一种比喻,在修辞机制上,与其他比喻无法区别。荣格:象征意味着某种对我们来说是模糊的、未知的、遮蔽的东西。“山之精神写不出,以烟霞写之了;春之精神写不出,以草木写之”。

象征是在文化社群中反复使用意义累积而发生符用学变异的比喻,因此具有超越一般比喻水平的丰富意义。象征有一个形成的历史过程。当代社会中,象征形成的速度越来越快。

要形成一个携带着精神意义的象征,有三种方式:文化原型、集体复用、个人创建。

语言反讽与符号反讽

反讽是符号对象的排斥冲突,手段是让两个完全不相容的意义被放在一个表达方式中,但这两个意义发生于不同层次,即“口是心非”。例如电影里经常使用“音画不合”的手法。

悖论是在文本的同一层次列出两处两个互相冲突的意思。反讽与悖论的最大共同点是都需要解释者的矫正解释,而矫正的工具是情景语境和伴随文本语境。但进入符号领域,反讽与悖论很难区分。

反讽是现代主义的,也是一个辨证过程。因此关于反讽的研究是比较多的,尤其是有论者认为“反讽”显示了某种历史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