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理据性及其滑动

本章再次考察符号的理据性。

学界公认无理据性是符号的常态,而理据性是例外。但没有理据性,意味着符号并非对物质世界的模仿再现,那么人类该怎么使用符号“像似”对象从而描述世界呢(尤其对文学创作,特别是诗歌创作来说)?学界的一个思路是扩大“理据性”的概念,这样就能在更多符号中找到理据性。

我们可以认为,是符号的被使用过程赋予了符号以理据(和意义),而不是反过来。“...并不是这个名称的含义在起作用,而是这个名称的起源和历史构成了历史的因果传递链条...而当一个专名一环一环地传递下去的时候,确定该名称的指称方式对于我们来说就无关紧要,只要不同的说话者给他以相同的指称对象。”因此任何符号系统都处在(诞生时具有的)任意性与(使用过程中得到的)理据性的张力之中,处在动态平衡之中。由于是动态平衡过程,单个符号必然有“滑动”的潜能。

在不同的语境下,一个符号的理据性可能会升高或降低。社会性地一再重复使用某个符号,会不断地增加其理据性,到一定程度后,可称该符号为“象征”;反过来,已经获得理据性的符号,其理据性会在使用中被磨损,例如“桌腿”、“山脚”、“火车”等词,无人在使用时注意到它们的理据性。事实上,符号在使用过程中是在获得新的理据性同时磨损旧的理据性的。只有通过拒绝使用符号,才有与理据性切断关系的可能。

文艺创作中通过让符号在文本中突然失去/得到理据性,或是急速滑动其理据性来获得艺术效果。例如超现实主义、达达主义、大咕咕咕鸡的创作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