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身份与文本身份,自我与符号自我

在符号传达中,只有依靠与他人的关系来理解自我。我对我在符号交流中采取的各种身份有所感觉,有所反思,有所觉悟,自我就在这些自我感觉中产生。自我必须在与他人,与社会的符号交流中确定自身,它是一个社会构成。

身份

人的身份

确定自我的途径,是通过身份。自我就是身份集合的地方,它同时还包含一种解释元语言,来统领各种身份。在现代,每个自我都具有很多身份,从而使得自我陷入一种不稳定状态;当自我不能控制身份时,自我陷入痛苦、焦虑状态。

身份是与符号文本相关的一个人际角色或社会角色。人一旦面对他人表达意义,或解释他人传来的符号,就不得不把自己演展为某一/几种相对应的身份,而不是纯粹抽象的自我。但作为接收方,接收身份通常是被强加的,例如面对父亲,接收者就是儿子。在符号活动中,身份(暂时)代替了自我。

同样的符号文本,意义因接受身份而异。意义的实现,是双方身份对应或对抗的结果。

文本的身份

文本及其伴随文本具有身份,它不同于发出者的人的身份(尽管可能有一定联系),且通常比后者更为重要、复杂、长久。例如教导主任的公文,其文本身份是整个官僚机器,比特定的教导主任强力得多。

是文本身份生产出作者的人的身份,而不是反过来。文本身份同样影响接收者的身份。

自我

一个自觉的自我,只有通过符号意义,才能寻找自己在世界上的定位。自我是对未来事件的非固定性原因,是一个延展于时间中的符号过程。自我意识就是理解自己在该符号过程中起的作用(皮尔斯)。

自我是个意义系统,受不完备定理制约。在自我内部,不可能提供关于自身的证明,只有在自我之外的元自我,才能发现自我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