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符号的解释

符号学三分科

符号过程极为复杂,研究时需要有所侧重,因此符号学研究本身存在分科。

  • 符形学:研究的是符号组合的形成方式。莫里斯说:“符形学问题包括感知符号、艺术符号、符号的使用以及一般语言学。”但从现实来说,符形学要总结出各种符号文本的共同规律,比语言学难得多
  • 符义学:更关心意义的传达与解释。符义学首先要回答,如何才能产生意义
  • 符用学:任何涉及到符号使用者的问题,尤其是在某种语境下的使用

符号六因素与六性质

雅克布森提出,一个符号文本同时包含六个因素,当文本中的其中一个因素起主导作用时,就导致某种相应的性质:

  • 侧重发送者时,符号文本表现出“情绪性”。例如感叹语
  • 侧重接收者时,表现出“意动性”,即促使接收者做出某种反应
  • 侧重媒介时,表现出“交际性”。例如亲友闲谈,关键是保持交流的畅通,具体的谈话内容倒不重要
  • 侧重于对象时,表现出“指称性”
  • 侧重于符码时,表现出“元语言倾向”,即符号信息提供线索应当如何解释自身。例如“你好好听着”、“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 侧重于信息本身时,表现出“诗性”。诗性文本的重要标志是在重复某些要素

语境论

决定符号意义的各种因素中,语境是最重要的。人对符号的解释结构,总是以可以预测的语境构筑起来的。语境分为两个大类:符号内的“内部语境”,即伴随文本,与符号外部的语境,即“语义场”

意图定点

根据无限衍义理论,虽然符号意义潜力上无限开放,但衍义过程会有一个停止(其原因多种多样),导致意义成型。尽管符号发出者不能控制所有人在解释时的停止位置,但可以设法让大部分接收者的解释落在一个点上,该点称为“意图定点”,该群人称为“体裁读者”。诗人和艺术家通常试图破坏意图定点,而希望读者把意义带到尽可能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