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符码与元语言

符码

在符号表意中,控制文本的意义植入规则,控制解释的意义重建规则,都称为符码(code)。在实用/科技的符号系统系统中,符码是强制性的,解释几乎是固定的,解码必须忠实地还原编码,这属于强编码;而在文化/艺术领域的符号系统,符码并不清晰整齐,属于弱编码。对弱编码的符号的解码,可能落在两个不同的方向上:

  • 不足解码:当解释者不拥有关于文本既定符码的足够了解时,只能进行试探性解码
  • 附加解码:在既定的符码之外尝试加上另外一些符码

符码并不创造意义,它们只是解释符号的规则,但如果创造性地运用符码,新的意义就能出现。这涉及到符码作为解释规则的形成方式,即元语言问题。

元语言与意义

符码的集合称为元语言。例如,一部电影里带着外语、音乐、歌曲、历史、民俗等多套元语言。解释者在每次解释时,只能就他自己的知识、感情、经验等组成一套个人的、临时的元语言集合。采用了不同的元语言集合是分岔衍义产生的原因。

元语言是意义实现的先决条件,也是意义存在的先决条件。符号有意义,是因为解释者至少能有一个元语言可用(哪怕这导致了误解)。实际上,不是符号文本在要求相应的元语言来解释它,而是元语言强迫符号文本产生可解的意义。只要元语言因素累积到足够的压力,就不存在不可解的文本(即使是错误的意义)。而艺术在定义上,却是强迫文化元语言解释它原本无法解释的东西。

元语言来源

每个解释过程的元语言集合中的元语言来自三处:

  • (社会文化的)语境元语言:最主要来源
  • (解释者的)能力元语言:来自解释者的社会经历,例如其阶级背景、宗教背景、潜意识(精神分析并感)等
  • (文本本身的)自携元语言:文本及其伴随文本也参与构筑解释它们所需要的元语言。例如标明体裁

元语言间的层控关系

元语言间存在层控关系。根据哥德尔不完备定律,一个描述系统的自洽(即自我解释)和完备不可共存。因此对于任何完备的符号系统,其元语言必须由上一层元语言(即元语言的元语言)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