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任意性与理据性

结构主义

任意性

词语与它所指代的对象有何关系?一种观点认为,一个词语与其指代的对象具有某种“天然的”关系,这种观点称为理据性;另一种观点认为语言并不具有对象的某种本性,而只是社会上大家的“同意”而已,这称为无理据性,索绪尔称为任意武断性(arbitrariness,或译“任意性”),从符号学上,即认为从符号本身看不到与对象的连接关系。索绪尔认为所有符号系统都受任意武断性支配,甚至可以说,任意武断性是符号系统的前提。

系统性

索绪尔预感到“符号学的主要着眼点是立足于符号的任意性基础上的整个系统集团”,这个观点成为结构主义大潮的出发点。这一观点指出,系统性是任意武断性的必然后果,是散乱的各个符号能够表意的关键所在。

结构主义者注意到一个系统大于组成它的各成分之和。这是因为系统具有全域性(wholeness):一个系统覆盖了一个全域,而两个系统如果覆盖的全域一致,则可以互相替换。这是两个符号系统能够互相翻译的基础,例如中文-英文互译、交通信号灯-交警手势互译,等等。索绪尔认为一个符号系统要能覆盖一个全域,前提条件是该系统的各成分之间能互相区分。例如,不存在“一进制”符号系统,因为只有一个符号的系统就不存在互相区分。

一个系统在“全域”上的运动由其被称为深层结构(索绪尔称为语言)的一套规则控制,而系统的任何一次显现形态称为表层结构(索绪尔称为言语)。例如一场棋局中任一时刻棋盘上的布局都在下棋规则的控制之内。另外的例子包括计算理论中的自动机理论和图灵机模型、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

一旦认可符号具有任意武断性,就意味着一个符号必须依赖一个系统所具有的全域才能起作用(起到表达该全域上的某点的意义的作用)。

当代主流的皮尔斯符号学作为一种后结构主义学说,是反对结构主义的。但系统和系统性仍然是重要的概念。

共时性

系统性带来另一个概念是共时性,这是索绪尔的另一个重大发现。所谓符号系统的共时性,是指系统中各成分之间的联系是在一个一个的时刻中起作用的。符号系统的展开的确可能会有一个历时过程(例如电影放映),但这一历时过程应当看作每个时刻的共时局面的不停转换的序列。

不过该概念已被学界宣布为过时。

有机论与反有机论

有机论是一个具有自亚里士多德已降的悠久历史的文艺理论,这种理论把作品视为一个有机的生物,虽然整体由部分组成,但却拥有各部分所无的生命。有机论的支持者来自各个哲学或社会科学派别,但最新而最强力的辩护理论来自索绪尔的结构主义符号学,其学者皮亚杰提出的“结构主义有机整体观三点特征”:整体性、转换性、自我调整性。但本节并不打算介绍有机论,故不详细展开介绍。相反,本节指出,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由于符号学开始进入后结构主义时代,有机论的势力开始逐渐消退,尤其是考虑到相当多的论者认为有机论具有“美学帝国主义”的倾向,有用来神化某种结构、某些作品的危险用处。

噪音

当离开有机论,离开系统的观点,接收者就必然在文本中发现对他的解释没有帮助的冗余感知,这称为噪音,因为人在符号化过程中会不自觉地贯彻目的论,从而进行片面化。不过应当注意,一个解释过程中的噪音在另一个解释过程中可能就不是噪音。

可以区分两种噪音:

  • 符号发送过程中无可奈何地带上的不表意部分。例如无线电通信中的干扰音、演员突然的结巴等
  • 解释者认为对他的解释不起帮助的部分

解释活动必然产生噪音,这是符号文本的本质决定的,因为有噪音,才能对接收者产生解释压力,而不是使文本得到一个固定解释(从而降格为信号)。

露迹

现代艺术中,刻意增加噪音是一种称为“露迹”的创作手法,例如现代音乐有意安排非乐音、现代戏剧有意让灯光工上台打光、现代小说中作者在小说中描写自己写小说。这是一种反加工过程(而“加工”意在排除噪音),有论者认为这是一种反资本主义行为,因为资本主义社会总是在试图生产不像符号(而像是自在之物)的符号。

后结构主义

皮尔斯符号学走出结构主义,立足于理据性,从而摆脱了系统观。

索绪尔自己也承认,哪怕只在语言领域,符号的任意武断性也不是绝对的,例如象声词(例如模拟流水声的词汇“哗啦哗啦”)、复合词(例如“苹果树”,由“苹果”+“树”符合而来)。皮尔斯的符号学从一开始就不是从考察语言入手,他认为根据与对象的关系,符号可以分为三种:

  • 像似符号(icon)
  • 指示符号(index)
  • 规约符号(symbol)

像似符号与理据性

像似符号(icon)能指向某个对象,靠的是像似性——“一个符号代替另一个东西,因为与之相似”。“与物相似”就是一种理据。应当注意:

  • “相似”可以是视觉上的,也可能是其它知觉上的
  • 可能是先有一个符号,然后才有和它相似的对象。这种情况在现代越来越常见

皮尔斯将“相似”的方式分为三种:

  • 形象式相似:符号在视觉或其它知觉上与对象相似
  • 图表式相似:“与对象的像似,不是在其外形上,而是各个部分之间的关系上”。例如复合词“苹果树”、英语中的比较级最高级与汉语中的叠词都依靠加强单词长度体现程度加深
  • 比喻式相似:符号与对象之间存在某种思维上的像似。例如高台是阶级社会中的权力的符号

像似符号还有一个与对象的“相似度”的问题。莫里斯认为像似符号与对象只是部分相似。一旦符号与对象完全相似,则解释者无法使用符号来代替对象,符号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艾柯严厉批判了“像似”的概念,他认为像似符号仍然靠文化规约表意,因此主张取消这个概念。

指示符号

指示性,是符号与对象因为某种关系——通常是因果、邻接、部分与整体的关系——从而能互相提示,让接收者想到某个对象。指示符号的例子包括代词、名字、风向标、敲门声等等,也包括对物品收藏者而言能够指示一个人、一段回忆、一段情感、一个时代等事物的东西。当一个人把指示符号与对象的替代关系暂时忘却,欲望从对象转移到指示符号,则产生了恋物癖。

指示符号组成的文本有个重要的作用,就是给对象以一定的组合秩序。既然指示符号靠的是因果和邻接与对象联系,那么指示符号在文本中的组织,使得相应的对象也被组织起来。当指示符号处在一个组合秩序之中时,其指代对象可以根据关系被解释出来。例子有:蒙太奇剪辑、诗词格律、阶级/等级制度等等。

规约符号

靠社会约定符号与意义的关系,这种符号称为规约符号,也就是索绪尔所说的任意武断性的符号。皮尔斯认为规约性是任何符号都或多或少带有的性质

总结

皮尔斯认为每个符号多少都有点指示性和规约性,并认为三种性质尽可能均匀混合的符号是最完美的符号。